在澳洲生活、打工度假的大家,不免會談到是否曾經被種族歧視過

澳洲種族歧視  

 

我有幾次在路上被澳洲年輕人開車叫囂;我有朋友和白人做一樣的工作,白人領21塊還有退休金但他只能領16塊現金、就老闆說因為他英文不是很好(就像再台灣打工的外勞很多時候做一樣的工作卻領不到法定時薪115);有些人曾經在路上被丟水球惡作劇;其他人因為不熟悉澳洲工作的權益和不熟悉語言而被老闆overtime要求加班、或是不被支付退休;或連去個麥當勞點餐、那些小屁還都用著瞧不起或是不耐煩態度點你餐? 不知道你是否也對這些經驗熟悉? 或是有更多其他被投以"不同眼光"、或是"不同對待"的時刻?

 

 

種族歧視的定義很多。在不同國家有不同嚴重程度的種族問題、在不同人身上也有不一樣對種族歧視的定義。這邊談的是我真實經驗,在這裡對我的種族歧視是 "對方在還沒有認識我之前即對我外觀(亞洲人)的有種既定印象 而間接造成我心裡的不舒服或是低落感。"

 

我自己在澳洲的這一年被種族歧視過不只一次。

住在黃金海岸充滿年輕人和旅客的surfers paradise曾經走上路上被開過的車叫囂"hey you asian, how much?(黑妳亞洲人、多少錢阿?) "

還有 " you fucking asians, go back your china"。曾經在一間Broadbeach waters澳洲公司裡面被同工不同酬的對待、同樣做物流,來自瑞典來卻有澳洲永居證的 Sarah領20.68外加退休金、我卻只有13塊現金。(我還比較有效率、零失誤的條件下)。

又在一間surfers paradise公司裡面被經理說"Fuck off Nadia, you're asians and you asians don't speak!" (你是亞洲人、而你們這些亞洲人是不發表意見的)。

剛到澳洲在paradise point當服務生的時候,直接被嗆 " Excuse me, i want someone who's not asian with good english to take my order" (不好意思,我可以要一個不是亞洲人、可以說流利英文的幫我點餐嗎?) 

在PO語言交換的時候有很多老阿伯就開張明義直接說"I know Taiwan, tough life there. you can come and live with me! be my wife! i can pay and buy you anything(我知道台灣! 生活很辛苦對吧!你可以直接來跟我住、我可以買你所有你想要的東西)"。

和我60幾歲沙發客Ale 走在海邊散步時,被說"Hey, mate, you got a young and beautiful wife!(黑 朋友,你有一個很年輕漂亮的老婆欸!)" 。

 

 

 

 

種族歧視  

當然種族歧視不能一概而論,說全部澳洲人種族歧視很嚴重(大部分人都很nice的囉),而是看單一例子。

但我覺得和這些和種族歧視的主角的個人經驗、或是國際觀有些關係。 也和被歧視人的行為有關。

 

我想,澳洲種族歧視的原因可能和這幾年寬鬆的移民政策、和慷慨的社會福利有關。

很多非母語為母語的難民搭船到了澳洲、經過審核成為澳洲公民之後,可以和一般澳洲人一樣享受教育、生育、或是社會補助。有些部分的難民因為原國家的生活習慣不同、或是因為語言能力找不到工作,就靠著政府的補助生。因此有些澳洲人進而變的排外。我們也就無辜的被排外。 

 

我想,又有可能是地緣關係。因為澳洲在遙遠的南半球,相對於歐洲或是亞洲"隔壁"就有鄰居、交流頻繁、文化多元的我們相對少了一些對於其他國家的理解。

曾經有一個在surfing club遇到的老人問我"Oh you're from Taiwan i know! lots of my friends go there and get wives!there're many farm in your country yeh? what kind of fruit you grow? (喔! 你從台灣來啊? 我知道! 我有好多朋友都去那邊找老婆欸! 你們國家農業很興盛!妳們家種什麼?) " 我想他對於亞洲的想像、大概來自於那些上了國際新聞的亞洲國家、或是很受澳洲人歡迎的泰國曼谷XD? 

 

當然也和被歧視人的行為有關。

有一次我和我一群農場同事去Coles買菜。日本人安靜的在旁挑選、而我們7個台灣人則是忘我的在裡面大聲交談、打鬧、還唱歌。這時有一對老夫妻走過來,問旁邊的日本同事 "Where are you from? Chinese?  Feel good not be one of them, don't you?(你們是從哪裡來的?中國人嗎? 覺得慶幸沒有跟他們一起對吧?)。 這時候讓我想起在台灣火車站裡面的外籍勞工們,坐在地板上喝啤酒、大聲交談、聚會。我想,他們的行為不對或是不好,只是跟台灣格格不入而已。 可能當時在那對澳洲老夫妻的眼中,我也是不觀察環境、把台灣某種習慣和文化不修飾的表現出來,讓他們覺得奇異、不舒服。原來我們在這對夫妻眼裡、就跟外勞在我們眼裡一樣?

   

 

 

 

123  

也曾經因為這些經驗讓我從外向、樂觀開朗什麼都不怕的個性變成沒信心、擔心澳洲人不想雇用我、和我交朋友的自卑態度。 

這才是最可怕的,自己看待自己的自卑感;覺得自己比較低下。 這自卑的自我感覺讓我憂鬱、情緒低落個好幾個禮拜。 不太敢講英文、只有白人服務生的餐廳吃飯;更不敢再向澳洲公司遞出履歷、覺得工作上又會發生自己英文跟不上大家的窘境。領過一個小時10塊的薪水、一個禮拜工作28小時只有280塊。 付完130的房租和25的通勤費、一些糧食之外、幾乎沒有薪水去旅行或是去餐廳吃東西、去個小酒吧聽音樂。

生活從打工"度假"變成打工"過生活"。過著每天上班下班就是宅在家裡看康熙、韓劇、聊八卦,在澳洲過著一樣的台灣生活。不想也不敢開口講英文,也搬進只有台灣人、日本人的sharehouse,因為沒有"澳洲新水"當然享受起"澳洲生活"就很有壓力很單調。

 

 

 

 

在一次一個禮拜的小旅行之後,遇到很多不一樣的背包客、離開了只說中文環境的時候。那種"想要挑戰自己"的熱血和天性又回來了。我想要把自己的英文學好、想知道如何和澳洲人或是歐洲人交朋友。他們會喜歡談些什麼、過什麼樣的生活、煮什麼樣的食物。提醒了自己,"這裡是澳洲"而不是台灣。 在澳洲過台灣的工作型態、只敢跟中文人講話、上下班之後就康熙來了不是我要的澳洲打工度假生活。

 

 

 

 

 

細細慢慢學習他們語言、增加自己的文化理解力。習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看待一件事情和如何反應。講話、幽默、職場等等。

例如:西方的人比較直接、亞洲人重視起承轉合、心裡常常有鄉土劇小劇場上演。

老闆:嘿我們今天下班去party!

我: (我好累喔、但是要怎麼拒絕他? 拒絕他會不會不好? 會不會影響我跟同事間的距離? 老闆會不會因此討厭我、我要不要說我最好的朋友今天生日我門已經約了?) 真遺憾! 今天是我好朋友生日、我們已經約好了、就不加入你們了。好好玩!

紐西蘭朋友T: 可是我今天好累、就不參加了! 妳們好好玩。

我:(T 你也太直接大膽了吧!) 

對於拒絕這件事、對於紐西蘭同事的直爽,我的彆扭顯得多餘。

 

例如:談論的話題也不同

就在第一次見面的場合。

韓國人: hey how are you? how old  are you? (他們輩份文化很深、所以想要知道對方是否年紀比他大、是否講話要更為小心、尊重)

英國人: xx? (你才第一次見我、就問我幾歲,也太個人問題了吧!)

還沒有熟識的亞洲人也偏好談論自己的家庭、生活、職業;但是西方人偏好談論天氣、事件、電影音樂等。

 

例如:澳洲的職場環境老闆和員工距離比較小、通常於員工心中越好的老闆一位平等的協助者,相對於亞洲的老闆常說的"為什麼你沒有先和我報告和討論就自己決定?" 我遇到的澳洲和歐洲老闆很容易就直接授權給你。曾經我澳洲籍老闆叫我幫他訂兩萬條轉接插頭,只跟我說"找個可以幸賴的供應商,有問題再問我" 完全沒有告訴我他心中期望的進口成本價、也沒有告訴我任何有關於大量商業進口安全法律或規則。 在幾天之後我給老闆一份相關廠商的出價和報告。告訴他某某家歷史最久、供應商也很穩定大量,成本雖然不是最低但是效率高、很可靠。老闆只回了我 "oh wow, well done Nadia, then this is it!" 他給了我公司的國際匯款資料叫我去commenwealth匯款。後來我幫公司省下2/3的成本開銷,也因此大受老闆肯定。之後重要的訂購案件也會交給我,我也憑著這些經驗、成為公司最高薪的員工。

我在鯨魚船上當水手,全公司都是男生只有我一個女生,我也是全公司唯一的非母語人和唯一的亞洲人。一開始被雇用是因為老闆期待我可以服務船上來自亞洲的觀光客。也因為我自我推薦,告訴老闆我知道我英文沒有那麼好、面對除了講韓文、中文、台語的客人之外有點沒有信心,但是我想要做市場行銷。所以我跑了很多家旅行社、賣我們的票,和異業結盟(熱氣球)、還有經營中文的網頁,因此打開了公司中文的市場,我成為我們船上和公司唯一會講中文導覽鯨魚生態和接中文、韓文電話訂票的人,而且變成一個重要的人!

例如:對於同事員工的負面評價、向對於西方人的直接(雖然一開始我很不習慣XD覺得講話怎麼可以這麼直接不留情面),但不像我們東方人拐彎抹角、而流於我們"必須變成雙面人"或是拐彎抹角的性格。

有一次鯨魚船上的老闆叫我下班後找他。我心裡想說完蛋、一定是因為我英文講的太粗魯被客人投訴。沒想到一進辦公室、他臉嚴肅的跟什麼一樣,告訴我 "Nadia, 如果你有話要跟我講、可以親自來找我。透過其他人的口裡,不是件好事" 才想起來、有一次我跟同事問了老闆是不是不喜歡我,我的時數怎麼越來越低,你有聽老闆講我不好嗎? 我本以為藉著好同事會替我探聽老闆對我是不是有意見或是哪裡可以改進。沒想到這個亞洲職場習慣到了老闆耳裡卻感覺不好。對他來說,我對他不夠信任。我才知道了原來我眼睛睜的不夠大,對我的老闆來說、每個員工都是平等的得力助手、像朋友一樣高度的。有距離的溝通對他們來說是很沒有效率、不信任的。

 

 

 

 

 

後來才了解,原來要讓自己怎麼被認識是我自己可以決定的。 膚色和語言不是唯一關鍵。沒有細心觀察旁邊的文化和語言習慣,當然很容易就變成他人眼中的"有點奇怪",不能順利的在不同國家的談話或是職場內如魚得水。

知道韓國人老闆最大、不太喝溫開水、重視輩份;所以你可以知道不得罪老闆、替韓國朋友貼心的送上對的水、聊天也不令對方覺得尷尬。知道英國人有黑色幽默、喜歡喝茶;也就可以當他們對著跌倒的人大笑時不覺得他們殘忍、被開玩笑才知道他們是真的開你玩笑,知道可以約他們去喝茶。知道菲律賓人熱情喜歡唱歌、講話比較大聲;也就對他們不感覺到突兀了。

讓我們好好學好語言習慣和細心觀察文化。提醒自己既然到了澳洲,就不要到了澳洲還過一樣的台灣生活。不要把"打工度假"變成"打工生活",和台灣的日子過的一樣。有空就出去外面走走、跟攤販、結帳員、咖啡師聊天打哈哈,英文可以進步一小事、但是收到的微笑、友誼和關心肯定會讓你澳洲生活添加好幾分顏色和回憶:)

----

對了, 如果你在職場上有種族歧視的問題或困惑可以投信給Human right https://www.humanrights.gov.au/ 關於薪水或是規定不平等的話可以洽fair workhttp://www.fairwork.gov.au/ 

知道自己的權益、不被欺負也是尊重和負責的行為喔! 之後有緣我有投訴的話、再來寫篇關於這些的教學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DIA 的頭像
NADIA

我還在迷路

NAD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